历史朝代:上古历史 | 夏朝历史 | 商朝历史 | 周朝历史 | 春秋战国 | 秦朝历史 | 汉朝历史 | 三国历史 | 晋朝历史 | 南北朝史 | 隋朝历史 | 唐朝历史 | 五代十国 | 宋朝历史 | 元朝历史 | 明朝历史 | 清朝历史 | 近代历史 | 世界历史

历史人物字母索引: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

历史朝代人物索引:上古历史人物 | 夏朝历史人物 | 商朝历史人物 | 周朝历史人物 | 春秋战国人物 | 秦朝历史人物 | 汉朝历史人物 | 三国历史人物 | 晋朝历史人物 | 南北朝的人物 | 隋朝历史人物 | 唐朝历史人物 | 五代十国人物 | 宋朝历史人物 | 元朝历史人物 | 明朝历史人物 | 清朝历史人物 | 近代历史人物 | 世界历史人物


彭杰如

时间:2018-02-04 07:31来源:历史图策编辑:老黄历本文热度:14071

导读:从民国中将到共和国第五十三军军长 彭杰如是民国中将,参加过江西围剿、对豫鄂皖边区的进攻和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可他在为国民党政权效力的过程中,深感蒋介石戒心很重,
扫描关注公众号

民国中将到共和国第五十三军军长

彭杰如是民国中将,参加过江西“围剿”、对豫鄂皖边区的进攻和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可他在为国民党政权效力的过程中,深感蒋介石戒心很重,并且感觉到国民政府越来越腐败,越来越不得人心。最后在中国革命的关键时刻,他审时度势,选择起义,走上光明道路,为湖南和平解放做出重要贡献,取得了中国共产党的信任,成为人民解放军第五十三军军长。

彭杰如

平定商团叛乱

彭杰如,1900年8月14日出生,湖南省益阳县涧山乡(今新渡乡)凤形山人。

彭杰如很早就与程潜结下了不解之缘。1923年冬,时任孙中山大元帅府大本营军政部部长的程潜打报告筹建军官学校,得到孙中山的批准。此后,程潜便派人到各地秘密招生。在长沙育才中学读书的彭杰如获悉可以免费读书,便报考了军官学校并最终被录取。

1924年2月,彭杰如和李默庵、宋希濂、陈赓等人一道从长沙辗转到广州,进入广州北校场原广东陆军医院旧址改建的“大本营陆军讲武堂”。彭杰如进入“讲武堂”时,许多学员已到校报到。等到全国各地400多名学员到齐后,“讲武堂”进行了开学典礼,由程潜亲自主持。这时,彭杰如才知道自己是第一期新生,学员们共编为4个队,彭杰如被编在第二队。

第一队和第二队的学员的学制要长半年,结果赶上了一场实战。10月14日,这两个队的学生奉命参加平定商团叛乱。

所谓“商团叛乱”,是指从1924年8月起,与帝国主义势力勾结的广州商团势力以被广东革命政府扣留军械为借口,趁孙中山督师北上、广州兵力空虚的时候,向广东革命政府发动的罢市、拒交税款、武装叛乱等一系列反革命行动,广东革命政权一时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孙中山决心平定商团叛乱,一边电命北伐军回师广州,一边组织了革命委员会作为临时军事指挥机关。

10月14日,北伐军回到广州。“讲武堂”学生奉命参加平定商团叛乱,彭杰如随队担任观音山地区的警戒任务,以防商团突围窜扰。第二天,革命军开始总攻,激战5小时,把商团军巢穴西关地区全部收回。至此,广东革命政权才初步稳定下来。

平定商团叛乱之后,“讲武堂”的学员要求到1924年5月才开办的黄埔军校受训,得到蒋介石的同意。11月,黄埔军校派教官王俊至广州,将第一队和第二队学员146人接往黄埔,编为黄埔军校第一期第六队学员,彭杰如由此进入黄埔军校学习,成了黄埔军校的第一期学员。

此时,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形势蓬勃发展。1925年2月,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一次东征,在黄埔军校训练两个月后的彭杰如随队参战。部队东征到淡水,黄埔军校宣布第一期学员集体毕业。经过第一次、第二次东征以及随后的南征。陈炯明和邓本殷等军阀势力被歼灭,广东革命根据地形成统一格局,广东革命政府决定整编部队,成立国民革命军第一军至第七军7个军,准备北伐。

离开国民党军第六军

1926年3月,国民革命军第六军在广东惠阳成立,军长程潜。第六军下辖第十七、十八、十九师。第十七师下辖四十九、五十团和五十一团。彭杰如被派往十七师四十九团一营任排长。

7月9日,彭杰如参加了第六军在惠阳举行的北伐誓师大会。7月15日,第六军正式出发北伐。在战斗中,彭杰如表现出色,被提升为四十九团一营三连连长。

这时,军阀吴佩孚看到战局危殆,一边重新部署兵力企图固守武汉,一边与军阀孙传芳密谋,由孙传芳从江西袭击北伐军侧背。于是,北伐战争中的第二大战役南昌大会战拉开了序幕。

按照孙传芳和吴佩孚的作战计划,9月初,孙传芳部兵分两路,一路出南昌以南至樟树,一路出南昌西北至修水,与北伐军第二军和第三军决战。

当时,第六军在程潜指挥下,正进驻到湖南平江一带。因此,当孙传芳的部队刚到修水,第六军便奉命前去阻击。9月中旬,十七师沿平修大道,向修水攻击前进;十九师在十七师左侧,向修水的孙传芳部迂回,军部在十七师之后跟进。

彭杰如指挥的三连,属于十七师四十九团的先头部队。9月11日下午,三连进至离修水7公里处的杭口,与孙传芳的西进部队遭遇。彭杰如下令先敌开火。孙传芳部凭险顽抗,北伐军多次攻击,均未能奏效。战斗一直打到9月18日,第六军才击溃了在修水和樟树两地的孙传芳部队,逼使其向德安方向溃退。

按进攻计划,攻占南昌城应由第二、第三军和第六军一个师配合完成,但第六军军长程潜下令第六军提前单独攻打南昌城,并顺利攻下南昌,抢了头功。

第六军的功劳引起了蒋介石的不满,他下令第二军和第三军按兵不动。孙传芳看到程潜孤军深入,于是立即组织部队进行反扑。得不到外援的第六军被孙传芳部重重包围在南昌城内,打得七零八落,程潜本人只好化装逃出南昌城。彭杰如指挥有方,率三连突围成功,从南昌城内带出了100多人枪。

潜逃成功的程潜,重招旧部,重整第六军。彭杰如也回到重整后的第六军十七师五十二团一营任营长。

1927年3月,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下令攻打南京,彭杰如率一营官兵,与兄弟部队并肩作战,攻占了南京城。此后,美、英、法、日四国兵舰炮击南京,干涉中国革命,蒋介石借口这一事件是第六军十九师挑起的,下令解散第六军。

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宣布南京国民政府成立。

当时的武汉国民革命政府对此十分不满,命令程潜恢复第六军。其实,此时第六军的人马并未变化,仅是宁汉政府在拨弄一下部队番号而已。

1927年8月“宁汉合流”,蒋介石被迫下野,东渡日本。宁汉政府联合组成南京特别委员会,由程潜、李宗仁、白崇禧代替蒋介石职权。彭杰如随第六军移驻皖南。

不久,湘军唐生智联络汪精卫,不服程潜、李宗仁、白崇禧的特别委员会,起而反抗。程、李、白起兵讨伐唐生智。1928年1月,第六军西征,打败唐生智,彭杰如率一营进驻湖南醴陵县东门外城郊。

1928年1月,蒋介石复职,程潜反对,李宗仁拘程潜于武汉,第六军由胡文斗代理军长。6月,胡文斗为谋求第六军出路,移师江西。6月6日上午,五十二团团长易维扬集合全团官兵讲话,说部队将出发江西,另找出路。会后,彭杰如等3个营长找副团长汤季楠,说明官兵不想离开湖南,逼汤季楠对团长摊牌。结果,易维扬表面上决定全团开回城内,不随军行动。但当晚就把彭杰如等人扣押。

6月23日,第六军即将由醴陵向江西出发时,十七师副师长兼五十一团团长彭亚尧,在何键的策反下,联络五十二团团长易维扬,宣布兵变,整个第十七师投奔何键。代军长胡文斗被杀,彭杰如得以获释。

只剩两个师(未满员)兵力的第六军,由张轸继任军长,向江西转移,而对第六军已经彻底失望了的彭杰如则离开了这个军。

“围剿”红军幸运捡回一条命

几经周折,彭杰如到了卫立煌的第十师任职。1931年4月,彭杰如跟随卫立煌进入江西,参加了对红军的第三次“围剿”。

在第三次“围剿”失败后,蒋介石把卫立煌的第十师扩编为第十四军,下辖第十师和第八十三师。卫立煌任军长,李默庵任十师师长。第十师下辖二十八旅、三十旅两个旅,彭杰如升任三十旅旅长。

1932年5月,蒋介石在武汉筹组鄂豫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并自任总司令。“剿匪”总司令部所抽调的部队编为左、中、右三路。卫立煌的第十四军被编为中路。5月21日,彭杰如参加了蒋介石在武汉召开的军师旅三级高级军官会议。后来,彭杰如回忆了这次会议的全过程,他说:“蒋介石首先谈三省‘匪区’的形势。之后称三省‘匪区’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只要我大军一到,必会‘箪食壶浆以迎’。并称‘共匪’缺乏训练,武器很差,弹药不足,又无后方补给,乌合之众,不堪一击。你等身为黄埔学生,总理信徒,在这次战斗中,必须身先士卒,万众一心,效忠党国,建立功勋,以慰总理及革命先烈在天之灵。最后要求‘剿匪’书本,人手一册,用功熟读,同时重申,立功者重赏,作战不力者,按革命军连坐法严办。”

这一次,蒋介石动员了26个师又5个旅,共约30万余人,向鄂豫皖的红四方面军进行了大规模“围剿”。6月上旬,彭杰如率三十旅奉命抵达平汉线南段花园车站附近,担任警戒广水、横店之间铁路线的任务。

8月上旬,张国焘对蒋介石的“围剿”力量估计不足,把红四方面军主力调去攻打麻城,并在那里与国民党军形成相持状态。这样一来,卫立煌指挥的十四军和其他两路国民党军从东线、西线、北线大举进入鄂豫皖苏区,可以说“如入无人之境”。据彭杰如回忆:“各团按师的作战部署,于8月7日由广水驻地出发,当天经夏店到达河口镇,沿途搜索,没有发现敌情。天近黄昏,各团按师指定村庄,分配宿营地和警戒区域。河口镇及附近村庄的老百姓均已逃走,不见人烟,只见墙上及大庙宇内均有红军的标语。从纸条和标语的墨迹判断,老百姓是有计划地撤走的,好像是我们军队到达的前几小时才走开的。由于连向导也抓不到,情况不明,军心惶恐不安。李默庵将河口镇的情况向卫立煌报告后,即命令各部队严密警戒,预防红军夜袭。”

8月8日,彭杰如率领三十旅,沿通往县城的大路前进。因为没有向导,只凭埋在路旁的指路石牌上的地名、路程和军用地图对照,判断行军距离。行军路上,没有遇到任何红军。李默庵在电话里接到彭杰如的情况报告后,对彭杰如说:“前方情况很好,前卫旅今日可以攻占黄安。”彭杰如说:“好是好,但为稳当起见,还是先联络先头团的情况,再作研究。”

彭杰如的话音刚落,联络参谋骑马来报,红军大部队在离县城8公里地区,分三路把三十旅的先头团第六十团包围猛攻,双方战斗激烈,六十团伤亡很大。

8月10日,战斗进入第三天,枪炮声震动全线。十四军连续向红军阵地发起攻击,红军虽英勇反击,激战终日,但终因众寡悬殊,加上十四军背靠平汉线,弹药源源不断得到补充,红军战地指挥员果断决定向黄安方向转移。

卫立煌命令第十师为先头部队进攻黄安。8月11日,彭杰如率三十旅作为第十师的前卫部队到达黄安郊外约5公里的冯寿二(地名)地区,与陈赓指挥的红军十二师相遇。双方立即交火。

李默庵和彭杰如根据枪炮声判断,可能遇到了红军主力。于是,卫立煌下令第十师全线投入作战。

入夜,红军冲杀更加猛烈,再加上红军对这一带地形十分熟悉,又善于夜战,顷刻间,国民党军第十师指挥部被围得水泄不通,喊杀声不绝于耳。刚刚投入战斗的国民党军第十师二十八旅更是被红军团团包围。卫立煌电告李默庵:“保持原状,天亮后再尽量机动。”

12日凌晨3时许,彭杰如听了李默庵转告卫立煌的话,顿时感觉胸口凉了一大截。红军的英勇夜战,使国民党军第十师在冯寿二地区一夜间被歼2000多人。三十旅指挥部被攻破,部队伤亡过半,幸亏彭杰如转移及时,才幸运地捡回了一条命。

天亮后,卫立煌调集炮火支援,致使红军处于不利态势,才解了国民党军第十师残部的围。国民党军第十师各零星部队结成一片,与红军形成相持状态。

入夜,因国民党军陈继承部从宣化向七里坪推进,红军主力决定放弃黄安,转向七里坪阻击陈继承部,李默庵的第十师压力减轻。彭杰如和他的三十旅残部官兵才松了一口气。

8月下旬,红四方面军主力从新集向皖西转移,彭杰如率三十旅随第十师奉命尾追红军。因为吃过败仗,国民党军第十师官兵精神上压力非常大,怕与红军打仗,只好远远跟在红军后面,不紧不慢地追到了安徽、湖北等地。

10月中旬,红四方面军西撤川陕。彭杰如率三十旅奉命随第十师调回江西,又参加了对中央红军的第四次“围剿”。

上一篇:和珅

网站首页 返回栏目

下一篇:蒋经国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2009-2020 历史图策-透过历史图片看历史传奇 www.SeeGold.cn

图策历史 图策导航 投稿须知 商务合作 版权申明 联系我们 历史图策手机版

湘ICP备17007075-2号